“起底临时仲裁庭”之四:给仲裁案算笔账

娱乐 2023-01-31 11:47:11 7796

  新华社北京7月18日电 题:给仲裁案算笔账

  新华社记者

  这世上,起底偏偏有人笃信“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是仲裁账万能的。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裁案从提起申请、算笔组建仲裁庭、起底外包书记服务、仲裁账直到出台所谓最终裁决,裁案都是算笔要花钱的。这是起底客观事实。

  不敢说花钱就一定不公正。仲裁账但自古以来,裁案以主持公正大义为己任的算笔超国家司法机关,都尽量避免与当事人或当事国发生金钱关系以示居中,起底例如国际法院。仲裁账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十五部分规定了包括国际法院在内的裁案4种解决争议的机制。但在南海仲裁案中,仲裁提请方偏偏选择了一种高收费、低门槛的选项来表达自己的主张。

  菲律宾媒体披露,3年半来,菲律宾用纳税人的钱,在南海仲裁案上豪掷3000万美元,换来一张烫手的所谓“裁决书”和许多国家的不支持。

  虽然菲律宾和仲裁庭都没有公开这笔帐的明细,但从现有价目表、过往仲裁费等数据可以推断:为了最后这张纸,有人真肯下本,有人真没少挣。

  专找“吃外快”的仲裁员

  2013年1月,菲律宾选择按《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成立临时仲裁庭的方式向位于德国汉堡的国际海洋法法庭提请仲裁。

  成立这个临时仲裁庭,得花一笔钱。

  因为仲裁庭当时还没有组成,因此,得花多少钱、钱打给谁,都不很清楚。

  要想组成仲裁庭,首先要选择仲裁员。按程序,菲律宾率先指派一名仲裁员,中国也可以指派一名仲裁员,尔后,由这两人共同协商选择另外三人。但中国不接受、不参加仲裁的立场,使得仲裁庭“凑不齐班子”。

  为了推动仲裁,国际海洋法法庭时任庭长、日本人柳井俊二站了出来。他援引《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的另一条条款,自己帮中国指派了一名仲裁员,以及剩下的三位。

  班子有了,但这只是个临时搭起的草台班子。

  仲裁一个跨国案件需要一整套配套服务,这对于连个账户都没有的临时仲裁庭而言,当务之急是必须找个“正规的壳”。所以,在仲裁庭组成后的一个月内,仲裁庭与常设仲裁法院达成了书记处服务协议,即由常设仲裁法院“为仲裁程序提供档案管理,并根据仲裁庭指令提供适当的书记处服务”。

  服务内容包括:协助查找和指定专家;发布仲裁案的信息和发布新闻稿;组织在海牙和平宫进行听证等庭审;管理案件财务,包括管理案件费用保证金,例如支付仲裁员、专家、技术支持人员和庭审记录员的费用等。

  由此可以看出,南海仲裁案的仲裁开支由常设仲裁法院的书记处计算后向争端当事方征收,收缴后由书记处管理和分配。

  熟悉这类组织运作的专业人士告诉记者,成立临时仲裁庭这类临时班子无非是为了让那些“趴活儿”的法官和仲裁员们“赚点外快”,跟联合国、国际法院根本不沾边,因为国际法院等国际司法机构里的法官是“吃饷的”。

  找吃外快的法官,而不是拿饷的法官,是菲律宾律师团精心安排的路线。因为那些西方大牌律师们最清楚,“趴活儿”的法官和拿“官饷”的法官是有区别的。

  花钱买的就是“身份”

  常设仲裁法院算是临时仲裁庭聘请的“大管家”,包括财务大管家。当然,常设仲裁法院是提供这一服务的。

  常设仲裁法院的收费标准一般是公开透明的,也是标明在其官方网站上的。而且,可以按照需要雇佣不同级别的服务人员。

  例如,一次性缴纳注册手续费2000欧元,且不可退款。书记、注册相关服务的人员价目按职称排序:秘书长250欧元/小时,副秘书长250欧元/小时,司法人员175欧元/小时,法律助理125欧元/小时,文秘办事员50欧元/小时。

  常设仲裁法院办公地点在海牙和平宫内,与联合国国际法院共用办公楼。在常设仲裁法院提供的服务项目中,还可以租借和平宫的办公室和听证室。仲裁听证室每天1000欧元,整套办公套件租赁费每天1750欧元。

  由此可见,聘用常设仲裁法院当书记处价格不便宜,但却可以“买”到很多唬人的身份。在海牙和平宫开听证会、用常设仲裁法院的抬头信纸出具裁决书、以常设仲裁法院的名义给当事国发邮件,是一件多么能够给自己长脸的事情。

本文地址:http://www.hljhaoyu.com/html/5d899937.html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全站热门

公务员考试培训为何成了“唐僧肉”

铁路新运行图今起实行向中西部城市倾斜

海峡两岸五所交大将共同培养世界一流人才

香港拟与内地共建亚洲“航空气象中心”

增进“信任”方能缓解“血荒”

俄总统:俄无意与美国进行军备竞赛

人民日报评《百鸟朝凤》跪求排片:让每一份情怀都能抵达观众

北京市报告1例输入性寨卡病毒病病例

友情链接